金山人才网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山新闻 >

胡安仁--文革之中收聽【SpecialEnglish】

时间:2018-05-04 11:10
  

2018-01-04


俗話說:“得隴望蜀,人心不够”,自從收聽【英語900句】以後,我對进步英語聽力的興趣與日俱增,其實「进步」一詞在此基本不準確,因為我的英語聽力基本談不上。不管怎樣,不久之後我無意中又發現了另一獨特的英語教學節目,它就是(VOA)的“Special English”,事情經過大致如下。

74年夏天某晚九點左右,我聽完一堂【英語900句】,但意猶未盡,我未換頻道,照例把耳朵緊貼收音機,音量調得最低。不一會兒在開始曲之後收音機傳來了如下語句:

“You-are-now-listening-to-the-news-in-Voice-of-America(VOA)-special english",也就是說:“你现在收聽的是’特別英語’新聞節目。”句中單詞間的破折號“-”表示播音員在單詞之間有心誇張性的停頓。

啊,那位男播音員的聲音就像當年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著名廣播員夏青那樣充滿磁性,只是他說的是純真的美式英語。他把上述句子又重復了一遍,一板一眼,吐詞清晰,其速度之慢,就像當年英語老師給我們“聽寫”測驗時那樣。我從未聽過類似語言教學節目,蓦然一聽以至感到奇怪,或者說很不天然,因為過於誇張,宛如在教小孩說話一樣,但我立刻知道這正是我夢寐以求的語言學習節目,那天夜裡雖然没有聽什麼但我却興奮得久久不能入睡。

後來獲悉,這就是VOA的Special English (特別英語)節目,又名“慢速英語"。這是VOA專為全球非英語國家初學英語的聽眾設計的一種簡易切規範的英語廣播節目。為辦好【Special English】,VOA對播音速度、內容及用詞範圍都作了具體規定,達到了既能為英語學習者提供信息,又不損害英語本身風格的主意,最後使之成為VOA的招牌節目,世界範圍內擁有大量聽眾。現在的【Special English】包括新聞和專題節目兩項,但74年前後只有新聞節目。既然被稱之為「特別」英語,顧名思義必有其過人之處:首先,它是由美國人最常用的1500個基本單詞為主體構成的美式英語;其次,它基本採用短、真切的句子用來寫作和廣播;再有,它以每分鐘90個單詞的速度,即2/3的Stas well asard English(標準英語)以至更慢的速度來播送。

那天早晨我繼續收聽節目,大約10分鐘之後,播音速度便從【Special English】的慢速轉為標準速度,按我現在已在美國工作生活近四十年的聽力,無疑屬於一般速度。但40多年前,那感到簡直像連珠炮普通,「劈劈啪啪」地一個音節接著一個音節像機關槍聲接二連三地從左耳進右耳出,令人應接不暇,暈頭轉向,感覺大約每10個單詞最多只能聽懂一個單詞,東一榔頭西一棒槌,沒頭沒腦。因為廣播的是新聞,中間難免夾著地名,比方“Peking, New York, London or Moscow”如此等等,但是大體意思毫無頭緒,還不如瞎子摸象,完全不知真相。也許因我一時過於激動,自己也不知道哪個動作有點兒太猛,一不小心驚動睡夢中的太太,她半醒不醒地問我又在瞎折騰什麼,我趕緊連連賠不是,體貼入微的太太也不和我計較,很快又進入夢鄉。

我獨自一人坐在收音機旁,心中頗不是味道。怎麼辦?要不要停下來?“No,of course not. ”不!我不想停下,既來之則“聽”之,我“聽得懂要聽,聽不懂硬著頭皮也要堅持聽”,我決心通過長期磨練,讓自己耳朵慢慢適應,我不想做事虎頭蛇尾,有始無終,就算瞎子摸象吧,摸得時間如果長了,說不定能猜出象的简略模樣。

從那以後,我經常收聽【Special English】節目,時而也聽到“This is Radio Peking” -中央台的英語節目以及不受干扰的北朝鮮平壤DPRK(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of Korea)電台的英語廣播。每逢星期天下午我在家屋裡的水泥地上用大鐵盆洗衣服的時候,我坐在小板凳上,擼起兩個袖子,使勁一下一下搓著洗衣板,同時務必打開收音機。我邊洗邊聽,邊聽邊洗,磨磨蹭蹭沒完沒了一下午。時而停下不洗,側耳傾聽,時而仿照播音员重复几句。太太屋里屋外进进出出,笑我说,你洗衣服的效率實在是“高”,而且搞得是「水漫金山」,不過衣服倒是洗得特殊乾淨。對她的玩笑或諷刺我裝聾作啞,用上海話來說「她觸我的霉頭,我反而拿来當補藥吃」,对我来说只要如果聽懂幾句英文廣播那就不算瞎子點燈-白費蠟了。

由於受到干擾,【Special English】英語节目播音質量好好壞壞,節目內容斷斷續續,我的運氣也難以預料:時而播音員的聲音清晰動聽,時而卻被「吱吱嘎嘎」干擾聲搞得頭昏腦脹。必須承認的是,哪怕播音質量再好,我也聽不懂若干好多,歸根結底因我聽力水平趋近于零,朽木難雕!真是無可奈何,誰讓我起步如此之晚。但我堅信:“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只要堅持到底,總有一天我會聽懂英語新聞廣播。不!下面的話太螳螂挡车,恐惧不會有那一天,但無論如何,堅持下去沒有壞處,我的聽力不會因此而越來越差。

就這樣,久而久之,日積月累,我宛如感到在收聽【Special English】時對單詞分辨率略有进步,耳朵能似是而非地抓住若干單詞頻率稍有增加。儘管依然撲簌迷離,霧裡看花,但「霧氣」宛如稍稍消散,不再迷霧重重。當然我也不可能想到,純粹出於興趣想學點口語而收聽VOA【英語900句】和【Special English】節目,無意之中竟為日後改變人生軌跡創造了一些條件。

在此,我必須再说一遍:那就是那時候自己命運還不算太不济,在那極其惡劣政治環境下我學習英文,尤其是阒然地收聽國外英語廣播無疑冒有“偷聽敵台”的風險。回想起來,還好因為我工作的地方「山高皇帝遠」,人們栖身條件分散,並非處處「隔牆有耳」;還好我栖身之处百姓樸實憨厚,也沒碰上落井下石專靠打小報告谋生的君子,要不然真可能背上「裡通外國」罪名而被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那麼我这日也不會在此安安穩穩地寫這一回憶錄了。

------分隔线----------------------------
最新文章